您好,欢迎访问湘西州公安局!

龙山:初心内敛

【 作者: 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20          来源: 】

投稿部门:龙山县公安局 投 稿 人:国保大队


   有一天早上,女儿随意地问了我一句:“爸爸,我怎么好久都没见你穿制服了。”我想了一下,的确如此,除了在单位开会或者参加统一行动之外,我几乎很少穿那件藏青色制服,平时总是将它放在衣柜里,一旦穿上,整个人便脱离草民气息,重回主流行业。

自从到了新单位以来,在最初的时候几乎颠覆了我对于公安工作的认知。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,人很年轻,也是经常保持比较冲动的状态,凭着一股工作热情在警营中穿梭,忙起来通宵加班,闲下来弟兄们喝酒吃肉,抽烟吹牛无所不能,三教九流无所不交。平时,在抓捕时与敌人刀对刀、枪对枪的明干;调解纠纷时,与群众费尽口舌,红脸白脸全上。那样的人生经历,也是一种快意恩仇的活法。心中有剑,手中有剑,心有所向,手有所指,几乎没有羁绊的顾虑,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洒脱的面貌。

可是,我们都不会长久地生活在某一个固定不变的模式之中。于是,在某一天,我又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工作领域,在这里继续书写自己的警察生涯。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,让我选择了隐蔽战线的工作。

记得第一天来单位报到,心里还是没有什么底气,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自己会做什么,生怕辜负了一些人的期望,让他们小看了我这个才从基层上来的小民警。上班后的一个星期,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,每天苦读档案柜里的一大堆专业资料,拿着笔在书上划来划去,希望尽快熟悉业务。看到老同志们在电脑里写下的案件总结综合材料,往往都是几千甚至上万的字数,不由得心生畏惧,觉得自己肯定是写不出来了。可是,看来看去,当时的小单位里,除了一个女同志以外,就只有我是最年轻的同志(那年我34岁),工作我不干,谁干?顿时又觉得自己重任在肩,只好硬着头皮硬撑下去。

在单位上了十天的班,接到上级通知,要去州局支队跟班学习。就在我马不停蹄地赶往支队后,接待我的沈大队长问我,对电脑了解多少?他告诉我今后的工作大部分都将在电脑上完成。当时的我,也老老实实告诉他,我对电脑的认识,仅仅限于上网QQ聊天和看电影。沈大队长听完之后,也就面沉如水,不言不语了。在支队跟班的两个多月,其实是比较难熬的日子。因为我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会,只有从零开始,虽然支队的领导和同志们在生活上对我很关心,吴政委还专门请我吃了一顿饭,鼓励我好好学习.可是我自己在新环境没有存在感,时刻有被轰出门的紧迫感,因此,面容日渐憔悴。打电话向家人和同事好友倾述困境,他们也是诸多安慰,告诉我不必勉强,尽力就好。于是,心里方才有所缓解。

在州局学习完毕之后,又前往省厅总队跟班学习一个月,压力不减,任务繁重,常常忙碌至深夜才回到出租房内休息。眼看与自己同时起步的向兄进步神速,已然学有所得,只恨自己天分不够,学习不刻苦。可是没办法,只好苦熬日子,不断安慰自己,学成怎样就是怎样了。那些日子里,一到周末我经常去长沙的烈士公园散步,行走于满目苍翠之间,觉得身体很放松。转念一想,其实自己也涨了很多的见识,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,总是以为州局、省厅的人和事都是那么神秘。经过实实在在接触以后,发现很多都只是一些平凡人,每天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干着平凡的事情。

回到原单位上班后,经常有一些同事开玩笑叫我们是“特务”,干得久了,就被他们叫做“老特务”。嬉笑之余,想想也不无道理,因为的确有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这个部门的存在,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?有时候,一些熟人问我,现在在哪个部门上班,当我说出一个名字时,对方往往是一脸的茫然。细数局里的所有部门,几乎都有辅警存在,唯独我们这里没有,可见知名度的确不高。

但是,有一种人是不需要被别人记住的,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职业的伪装。真不可想象,国家没有公安会变成怎样?公安没有我们会变成怎样?(特此声明,本人绝无贬低其他部门之意,大家切勿拍砖)。从上古时代的《孙子兵法》中的“用间篇”,到近代中共红色“特科”,几乎都是前辈们在书写历史的传奇,而我们当下在做的,不过是重复他们的故事。唯有神秘,产生自豪感,唯有自豪,产生使命感。很多次,我和同事们身着便衣,混迹于嘈杂人群之中,心里却满满一腔红色。想起一件事情,很好笑。记得前年在处理一次群体事件当中,我拿着摄影机正在工作,突然之间,身体被推了一下。回头一看,是一个高达一米八的巡警弟兄,厉声让我不要拍照,赶紧离开,否者对我不客气。为避免误伤,我只有笑着赶紧离开。这件事,被熟悉我的弟兄们笑了很久,说是“共军抓共军”。我其实很欣赏那位兄弟的认真负责作风,同时也认为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到位。同事们也曾经专门说过,我的样子太猥琐了,没一点警察气质,真是物尽其才,人尽所用。

说到底,每个人都渴望荣誉,我也一样。但是我更希望国家强盛,人民富足,只有社会稳定,我们小老百姓的日子才能安安稳稳。若是论起忠诚的含义,最简单的理解就是奉献与牺牲,这两样公安全权负责。只不过,有的能轻易看见,如火中凤凰,惊天动地;有的深埋于平淡之下,如甘泉自流,润物无声。

书到此处,言不达意,写下此文时,前文中提到的吴政委已于不久前因病去世,特此寄托对他的哀思,愿他在天堂安好。借用古希腊勇士的墓志铭为文章结尾,即“远方的过客,请告诉斯巴达人,我们遵守了对他们的承诺,并长眠于此”

   
下一篇